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渡劫之王 >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不堪的道子
    “啊!”“啊!”“啊!”…..

    越来越多的星河宗修士反应过来,许多人心痛的大叫。

    这个时候估计连那名星河宗的元婴老怪都有些懵,一时他的声音都没有接着响起。

    王离和何灵秀此时还不知道这星河宗的元婴老怪打出的是什么圣药,但他们清楚啊。

    这是修真界大名鼎鼎的“风皇灵花”!是修真界七种可以孕育后天风灵根的极品灵药之一!

    除此之外,它还拥有惊人的疗伤和提升整体道韵以及增寿的功效!

    它赐予修士的好处,会伴随这名修士一生!

    除了可以蕴育一条后天风灵根之外,它对于整体道韵的提升,将会令修士的自愈能力都大大提升,无论是在肉身还是神识方面。

    所以这种极品灵药,才能配得上其中的一个“皇”字!

    它是极品之中的极品,在那七种可以蕴育风灵根的极品灵药之中,它都是当之无愧的皇者!

    星河宗这些高阶修士十分清楚,这种极品灵药是组成维系这名元婴老祖的药阵的主要之一,虽然他们同样清楚,这次这名元婴老祖出手之后,他应该再也无法凭借药阵续命,但关键在于,就算这株灵药对于这老祖也没有用了,肥水也不能流了外人田啊!

    更何况王离还是他们之前一定要诛杀的对象。

    “什么灵根?”何灵秀的脑袋此时也说不出的迟钝。

    这种乌龙事件恐怕在修真界连一千年都不会出一次。

    “应该是风灵根。”王离说话时自己的嘴角都有点不由得抽搐。

    他感到体内的道韵在提升,感到这种圣药对于他道韵的改变,很自然的在他体内形成在他的感知里极为轻灵的灵根,这灵根似乎不断涌出清风在洗刷着他的身体,同时也让他的身体和神魂都变得更加轻灵。

    “……”虽然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肉包子,当然是好事,但此时何灵秀还是差点忍不住口吐芬芳。

    这叫什么事?

    她有先天心眼通灵根,后来又形成一条木灵根,不管王离显得多变态,她至少还多他一条灵根。

    但现在王离来炸星河宗山门,反而炸得他多出了一条仙灵根,现在他也拥有两条仙灵根了。

    风灵根对于遁术的加成极高,现在王离有九天踏星诀,脚底抹油原本就遛得极快,再拥有这样的仙灵根,他的遁速又快到何种程度?

    “这星河宗的元婴老祖如此厚道,出手如此阔绰,我们再用天雷炸他山门,好像有点不厚道啊?”王离传音给何灵秀。

    此时他得了这样大的一个好处,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之前他都称这个元婴修士为元婴老怪,现在都不自觉的改口老祖。

    但是天道法则却是不以修士的意志转移的。

    天道法则是无情的,它只用自己的准则来衡量一名修士的全方位成长,然后极为公平的制定相应的天劫。

    现在它针对王离连落三道厉害的异变雷劫,但对王离丝毫的威胁没有,反而王离在天劫之中又蕴育出了一道风灵根,这对于天道法则而言,便是**裸的挑衅。

    任何对于天道法则的挑衅,所得到的回报就是更凶狠的报复,更凶狠的雷劫!

    唰!天空之中那个原本还在缓缓缩小的天道雷火雷池就像是被虚空之中一张无形巨嘴一口吞了。

    天空之中所有的劫云全部变成了红色。

    所有劫云的底部骤然变得沉重起来,就像是有一座座烧红的山头要透出来。

    紧接着,一些红的耀眼的雷罡,就像是黏稠的岩浆一样流淌下来。

    所有星河宗的修士的眼睛都红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星河宗山门里面修士众多,他们不怕威力强悍针对于一点的劫雷,就怕遍地开花,对星河宗造成巨大破坏的劫雷。

    但眼下这劫雷,却分明是有些金丹修士凝丹时会遭遇的“熔岩劫雷”!

    这是天劫劫雷之中,极为罕见的土系元气为主的劫雷!

    天道法则控制下的这种劫雷,就像是硬生生从别处拔了许多座活火山,将活火山在劫云之中倾倒,然后混杂雷罡一齐炸下来。

    这种劫雷,就是以覆盖面积极广,持续时间极长,而且对地形破坏严重而闻名修真界的。

    “……!”

    王离仰头看着这样的劫雷,再次感受了天道法则的变态。

    天道法则就像是拥有着一双洞悉一切的慧眼,虽然有时候也会被修士用各种手段蒙蔽,但转头发现真相之后,它一定加倍奉还。

    它现在似乎是已经确定有一个宗门的修士在帮王离抵挡天劫,既然如此,它的制定的天劫就直接覆盖了这个宗门。

    这种劫雷的名气之大,是他都多次在典籍之中见过记载。

    即便落下的劫雷之中的雷罡威能被击溃,这种熔岩劫雷坠落下来,依旧像是火山熔岩喷发一样,冷却之后,是实实在在的会化成一坨坨坚硬的黑石。

    寻常的熔岩黑石酥松的很,但这种经过劫雷淬练之后形成的黑石,却是十分坚韧。

    一个山门被无数黑石堆积,那是何等的凄凉?

    “餐霞古宗欺人太甚!”

    那名手持道卷的金丹八层的星河宗太上长老气得浑身发抖。

    这是金丹修士渡劫时才会产生的可怕劫雷,他不可能联想到王离身上,他只是觉得肯定是餐霞古宗有某位金丹修士在渡劫,但餐霞古宗动用了某种强大的虚空转移手段,直接将这名金丹修士的劫雷都渡入了星河宗的山门。

    嗤!

    一声破空声响起,宣告了这重雷劫的开始。

    无数滚烫炽烈的熔岩劫雷从空中坠落,覆盖了整个星河宗的山门。

    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却是偏偏遮掩住了后继的无数破空声。

    整个星河宗山门上方的虚空之中,那名元婴修士的威能再现,天空之中就像是有一片海在冲刷,无数的熔岩劫雷被冲刷出去,就像是无数流星落向星河宗的山门之外。

    这名元婴修士已经走向真正的末路,他也不再留手,尽情的释放自己的真元,演绎强法。

    无数的星光强横的透过劫云,在劫云下方汇聚成星海。

    星海不断的横扫,卷飞大多数滚烫炽烈的熔岩劫雷。

    “这重劫雷持续的时间应该很惊人,但这重劫雷之后就应该不会有新的劫雷生成了。”

    何灵秀的声音传入王离的耳廓。

    她没有提建议。

    方才那元婴修士的一记圣药对她的打击太大,她觉得还不如让王离自己思索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做。

    “你能找出那名元婴老祖的具体所在么?”

    王离传音入她的耳中。

    何灵秀一呆,她瞬间就猜出了王离想要做什么,她马上回答:“现在已经能够确定他所在方位,但具体他在哪座道殿或是洞窟之中修行,却是要再近一些才能确定。”

    ……

    轰!轰!轰!

    星河宗山门之中不断天地震鸣,所有的山体都在震动,所有的道殿都在颤抖。

    几乎所有星河宗的修士都不断出手,都和劫雷对抗。

    劫雷的威能在空中被不断击溃,但依旧有无数黑石带着浓烟从空中坠落。

    远远望去,整个星河宗被无数黑色的流烟笼罩,宛如魔域。

    “老祖要陨落了。”

    劫雷还在持续,但所有星河宗的修士感到天空之中卷飞大多数劫雷的那片星海即将消失。

    这片星海是那名元婴老祖的最后辉煌,他一个人便护住了这宗门的绝大多数重要地方,但他的生机已经断绝,最后的威能也即将消散。

    “放!”

    一声有些悲怆的喝令声响起。

    无数道炽烈的银光冲天而起,接替那片星海消失的位置。

    这是无数银色的箭矢,是星河宗的消耗性法器落星箭。

    它用特殊的法阵激发,原本是在遭遇强敌,护山法阵被击破之后,星河宗才会动用恐怖数量的这种法器,这是星河宗底蕴之一,但现在面对这种拥有惊人破坏力的天劫,星河宗宗主和一众长老更是不敢激发护山法阵来对抗,他们生怕引起天地元气的更剧烈变化,从而引发更可怕的异变劫雷。

    唰!

    无数炽烈的银光将长达数十里的劫云都洞穿了。

    无数银光和劫雷在劫云之中纠缠,冲撞,整个劫云之中不断爆炸,边缘不断射出滚滚的焰气。

    无数罡风在空中暴走。

    轰!

    星河宗所有的金丹修士全部冲上半空。

    他们各自施展最强的法术和法宝,撑起一个个光穹。

    当那片星海彻底消失数十个呼吸之后,黑石所带的浓烟已经将整个星河宗笼罩得如同黑夜,但令星河宗所有修士燃起希望的是,劫云的威能不再增加,这场天劫似乎终于要走向终点。

    “我恨啊!”

    数名星河宗长老同时惨嚎。

    整个星河宗满目疮痍,到处都有道殿损毁,虽然经藏殿、灵田和法宝法器库等重要所在都被保住了,但山门之中的绝大多数地方都是如同乱石场。

    整个山门之中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古树,灵花异木都是被砸得七七八八。

    “那个王离呢?”

    天劫将消,有星河宗修士的注意力终于落在了经藏殿下方的王离身上。此时经藏殿下方的“王离、何灵秀和李道七”突然身体一阵阵晃动,随着一阵阵灵光的散失,他们三人的身体陡然变成光影不断的扭动。

    “拟形术?”

    就连经藏殿上方的那名太上长老都是不可置信,他损耗太大,此时看着那扭动的光影,有些头晕目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