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 第22章 集美们,我暴露了!(求推荐!)
    沈赋叫住白胜男,“要不你洗个澡吧?”

    白胜男紧张地看着他,“你又想干嘛!”

    他是在暗示什么?他是不是想睡自己?男人果然都是危险生物!一晚上都等不及吗?

    她脑补了一大堆,沈赋有些不好意思地摊摊手,“你今天运动量不小,刚刚我帮你抹药水的时候都有皴了~”

    这话要跟晓蝶说,她估计听不懂,但白胜男秒懂。

    “啊,有点埋汰是吧,”她还闻了闻自己身上,“这么热的天打了一场架,又跟你跑了趟医院,可是真没少出汗啊。”

    沈赋勉强地笑笑,“那你先洗,洗好了叫我。”

    白胜男转身进去,嘴里嘟囔着,“要是有个澡堂子就好了。”

    沈赋摇摇头,果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啊。

    他刚坐下,准备写写明天更新章节的细纲,刚过五分钟,白胜男那边就喊他了,“妹夫,你来啊,我洗好了~”

    换成晓蝶,起码要20分钟,如果自己也参与进去,那就更难说了。

    白胜男现在换上了晓蝶的分体式睡衣,很居家,往那一趴,不说话根本分不出来。

    沈赋骑上去,实实在在出了一把子力气,一个小时后,他微微喘着气,往旁边一躺。

    “你又想干嘛?”白胜男舒坦不已,甚至还想喵喵叫,只是见沈赋赖在自己床上,有些警惕。

    沈赋:“这是我和晓蝶的卧室,麻烦大姨子去次卧吧,我恋床。”

    既然跟对方挑明了关系,不需要再伪装,沈赋也就欣然把享乐机会留给自己了。

    白胜男也不想动,她看过了,其他房间的床都平平无奇,但沈赋这张床特别高科技,能按摩,还能震动。

    于是白胜男动用自己为数不多的智慧,“老沈,我觉得,你应该睡隔壁,把这里留给我。”

    沈赋侧身,跟她相对而视,“哦?”

    “你想啊,等到了明天一早,我走了,晓蝶回来了,你是不是肯定要去找她啊?”

    “嗯。”

    “找到她,你们是不是要过一下夫妻生活啊。”

    沈赋点点头。

    “那你们是不是更习惯在这张床上过夫妻生活呢。”

    沈赋很佩服白胜男,为了睡一张好床,还能想到这个点,跟自己“妹夫”讨论这个,她羞不羞啊~

    但沈赋却告诉她,“并不,我和晓蝶无论是这张床,还是隔壁的床,又或者是沙发、厨房、洗手间、书房……都是很习惯的,而且有着别样的趣味。”

    这番无耻之言说出后,白胜男跟沈赋坚持了五秒钟的对视,然后一个鹞子翻身,溜了溜了。

    她在内心大喊了一百遍“无耻之徒”,只是躺在次卧的床上,还是有点不明白,厨房不是做饭的地方吗?这也可以?

    白胜男走后,沈赋起身打开电脑,第一次跟白胜男接触的时间过短,只知道她有点彪。

    经过这小半天的相处,自己对她的了解更加全面,是时候给晓蝶写篇小作文了。

    ~

    次日一早,沈赋本以为身边会躺着自己的小娇妻,结果毛都没有。

    “还没起吗?”沈赋揉揉脑袋,嘶,还疼呢,脑袋上有三个包,他睡觉都是脸朝下。

    “老婆?”沈赋出去喊了两声,没人回应,次卧也没人,不过被子倒是叠的整整齐齐。

    打电话,电话声从客厅传来,出门了?没带手机?

    看着晓蝶的手机,沈赋犹豫了好一会儿,决定看看。

    两个系统的密码他都知道,晓蝶对他已经没有秘密了。

    打开第二系统,找到里面的最新视频,果然是白胜男录的。

    “8月30日,我是白胜男,姐妹们,我暴露了!

    “晓蝶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老公已经知道我的存在了!还好,他以为咱们是双重人格呢,你们几个还是安全的。

    “还有一件事,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今天银行搞了个什么抢银行演习,我不知道是演习啊,然后就出头把劫匪搞定了,闹得挺轰动,男姐我现在也算网络红人了,哇哈哈哈!

    “不过这件事闹得这么大,以后肯定有人找你们比武切磋,为了让你们到时候保留一些颜面,不至于损了男姐的一世英名,所以我特意制定了今后的锻炼和饮食计划,帮我们打造一个强大的体魄,希望大家能严格遵守,尤其是白姗姗……”

    看到这,沈赋满头黑线,果然还是想着成为金刚芭比啊,你做梦!

    不过让沈赋担心的是,晓蝶怎么不见了?难道真的出去锻炼了?

    他立即跑到阳台,看起紫竹院公园里的情况,果然!

    沈赋看到了老婆靓丽的身影,穿着运动装,头发束成马尾,脑门上还有一个发带,显得很干练。

    她还真听话啊!

    沈赋看了一会儿,晓蝶应该是跑累了,然后来到了健身器材那一片,那里已经有一些大爷大妈在晨练了。

    晓蝶上去就勾住了单杠,开始引体向上。

    一个大爷见了,有点不服老,在旁边跟她较劲儿。

    现在这些京城大爷,各个都是卧龙凤雏,一个个身手不凡,要不是奥运会我国不缺体操人才,这些人估计都能上去比划比划。

    只见那位大爷上来就玩了一套高难度动作,腰部抵着单杠,整个人在单杠上转了180度,并且头朝下坚持了10秒钟,最后又是180度,完美落地!

    “好!”旁边的老头们纷纷叫好。

    白胜男只是轻轻瞥了一眼,继续引体向上。

    那个大爷见小妮子不叫好不说,还面露轻蔑,于是又开始玩更高难度的动作。

    只见他来到最高的单杠,猛地一跳,抓住单杠后开始整个人晃悠起来,幅度越来越大,很快就把自己悠了起来。

    从几十度,到一百度,一百多度,直至脚尖开始高于水平面,最后整个人如同风火轮一样,一圈又一圈地在单杠上转了起来。

    沈赋看的都要脑溢血了,有点担心这大爷手上突然没劲儿,把自己扔出去。

    他刚想到这,就见一个大妈不开眼的从他的脚底下路过。

    结果就是大妈脸上多了一个鞋印,且碧青脸肿,大爷也跌落下来,捂着尾椎嗷嗷直叫,并咒骂老太太不长眼。

    老太太战斗力多强啊,起身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袖箍戴上后,就像乔峰得到了音响,气势上立即高人一头。

    那老头也不甘示弱,直接平躺,倚老卖老,以柔克刚。

    围观群众们发出一阵阵发自心底的爽朗笑声,甚至传到了沈赋耳边。

    但沈赋却直勾勾盯着杠上的晓蝶。

    她的动作从没因为外界的干扰而有所停顿,堪称部队标准的引体向上一直做到现在。

    这都几分钟了?这都几十个了?

    她,她这样很不对劲儿啊!

    沈赋只能想到一个可能,她不是晓蝶!

    (推荐一下刑侦大神旷海忘湖的《千机妙探》,马上要上架了,已肥~另外求点推荐票啊,新书期间很重要的,拜托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