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系统叫我养人鱼 > 第十八章 夫妻和睦,琴瑟和鸣
    雀儿和鸥儿已经把饭桌摆好,慕瑆就坐了上去也不等李琉,自顾自的拿起饭就吃。

    李琉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

    慕瑆却是扒了两口饭,就看着李琉:“李叔,支我点银子呗。”

    “咳……咳咳!”李琉差点没被饭给噎死。

    好不容易才把饭给咳出来。

    慕瑆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背。

    李琉用手挡了挡,道:“你要去赌?”

    还没等慕瑆说什么便又道:“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

    慕瑆:“……”她还什么都没说呢!

    “哎呀!”燕儿推了推李琉道:“男人哪有不吃喝玩乐的呢!你看着他点不就行了吗?”好歹人家是寨主啊!寨子里哪样东西不属于他啊!

    小心人家狠起来,你有十个侄女都不管用啊!

    “他赌我也要跟着去?”李琉。

    “哎呀,你看着点他就行了,让他有点分寸。”燕儿道。

    慕瑆却道:“我都答应兄弟们了。”

    “好吧。”这下子李琉是没法拒绝了,毕竟她还是寨主,在兄弟们面前丢了面子不好。

    不过——

    “我也要跟着一起去!”李琉道。

    “行吧。”慕瑆也没有意见,去就去呗。

    于是乎她飞快的扒完了饭,她突然想到了她还有事没做。

    “燕儿,你寨主我要开个食馆,你可愿意做大厨?”慕瑆道。

    燕儿却看了看李琉道:“我都听二当家的。”

    慕瑆皱了皱眉头却也没说什么。

    李琉却道:“你想去就去吧!”

    “嗯……”

    “你不想去就别去了。”她话还没说完慕瑆就接着道。

    李琉和燕儿都是一愣,齐齐看向了她。

    慕瑆却是留下一句:“记得给星儿送饭。”就自己走了。

    慕瑆觉得莫名的烦躁,她讨厌燕儿和李琉之间的互动方式,莫名就觉得燕儿低人一等,就连做什么都需要李琉的同意。

    这个世界对于女子终究是太过于苛刻。

    如果是她,早就暗地下毒,毒死寨子里所有的人了,哪里还有这么多事情。

    就算如此她也会委曲求全,勉强自己和这样的一个人过一辈子,毕竟她认为这样是对自己和自己的另一半是最不负责任的。

    就这样在一起的话,要是将来遇上自己爱的人,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出轨。

    这样太烦了,既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选择。

    她要用自己的实力获取一切,强大到就算将来曝光她是女子,也不会失去这一切,然后站在与他同样的高度与他相遇,携手共度一生。

    她突然有些期待,她会看上怎样的一个男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子能够让她神魂颠倒。

    “寨主!”李琉的声音从她的后面传来。

    “怎么了?”慕瑆有些疑问。

    “不是要去赌场吗?”李琉问道。

    “我自己找到刘三好带路就行。”慕瑆道。

    她根本就不需要他。

    不过——

    “你确定你要跟着来?!”慕瑆看了他一眼,要来就一定花钱,并且还不是一点点。

    李琉点点头。

    “行吧!”既然如此那她也只能答应了,“既然如此你带路吧!”

    李琉:“……”合着你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走啊!

    李琉扶了扶额头,还是给她带路了。

    意料之中,刘三好到现在都还在昏睡着,因为他家的土坯房只住着他和他的媳妇。

    这时大伙都应该起来了,却只看见他的媳妇在院子里晾衣服。

    “嫂子!”慕瑆看到院子里的女子喊道,“刘三好兄弟在吗?”

    王氏听见,顿时停下晾衣服的手愣了一下,因为这个声音太过于陌生和年轻。

    然后看了过去,她疑问道:“寨主?”

    随后有看向后面的李琉,“二当家。”

    看到二当家她才确定了,这个看上去十五六岁,脸上有黑斑的少年是寨主。

    “嗯。”慕瑆应了一声道,“刘三好兄弟在吗?”

    “还在睡觉呢。”王氏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寨主她有些丢面子。

    忍不住抱怨她的当家的,“也不知道那酒有什么好喝的,昨天醉了个彻底,还是我一个人拖回来的,到现在都还没醒。”

    李琉看了看慕瑆,还不是拜眼前的人所赐,人家弟妹是真不容易。

    慕瑆厚脸皮的笑了笑。

    “寨主和二当家里面坐一会吧!”王氏后知后觉,他们在院子里说话不太好,道:“我先去喊那死鬼起床。”

    说着就给他们开了院子的门让他们进来,而自己跑去房里叫那死鬼起床。

    “死鬼!起床了,还睡呢!咋没喝死你!”

    “哎呀!哎呀!媳妇啊!再让我睡会吧!”

    “还睡?都啥时候了,寨主和二当家在外面找你呢!”

    “哎哟哟!媳妇我不睡了快松手,快松手!”

    “寨主和二当家在找我呢!快松手。”

    慕瑆和二当家在院子听见房子里传来这些声音,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慕瑆忍不住偷笑。

    而李琉则是忍不住嘘唏,“刘家王氏平时性子挺好的啊!怎么就这样了。”

    刘三好性子混,但娶了媳妇之后就再也没有混过,都说他们夫妻之间和睦,琴瑟和鸣。

    就是这么个情瑟和鸣?

    他忍不住抖了抖。

    慕瑆就笑道:“婚后的女人不都一个样吗?”

    搭上这么个好赌的丈夫,搁谁还能如做姑娘一般温温柔柔。

    看刘三好媳妇,把家搭理的井井有条,把刘三好治理的服服帖帖,在看那些未出嫁温温柔柔的姑娘,她们什么事情都由不得她们自己。

    温柔此时便没了用处,如此便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李琉就想到了燕儿,晃了晃脑袋。

    不会的,燕儿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咋会变得如此泼辣。

    慕瑆看了看他之后,便猜到他在想些什么于是坏笑道:“特别是燕儿姐姐,肯定会关东管西,管着你的衣,管着你食,管着你的一举一动,还管着你的钱~”

    她坏笑道:“你想想要是你不肯……”她突然就想到了那女人用勺子打她的情形,就是不知道李叔能不能像她一样轻松的躲过。

    李琉抖了抖。

    他突然就不想成亲了。

    系统177号默默摇头,可怜的李琉都三十好几的人,好不容易要娶媳妇了,还被慕瑆这个大魔头给吓着了,连媳妇都不敢娶。

    瞧瞧这是人干的事吗?!

    这个大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