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遥山远 > 第十二章 折翼 维修工命丧钟楼
    邢桑的话音刚落下,就见周一急匆匆的跑进了检验室。

    他推开门后说道:“七哥,盛海大学又出现命案!”

    邢桑微微皱了皱眉,立刻脱下手套说道:“老付、郎溪、周一咱们去现场。”

    “还叫上周末和豆豆吗?”周一问道。

    “不必了,让他们做后援。”

    “死者是什么身份?现场情况怎样?”邢桑边大步向外走,边对身边的周一问道。

    “死者名叫钟洋。”周一汇报着死者的情况,却还未说完。

    就见到邢桑略微有些惊讶的,似乎在确认的问道:“钟洋?”

    “是。”周一点头说道。

    “他是做什么工作的?”邢桑问道。

    周一回答道:“盛海大学中心广场钟楼的维护工人。”

    邢桑心想着:一样的名字,太巧合了。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先上车,到了地方再说吧。”

    “是,七哥。”周一打开车门,和付其余坐在了后座上。

    郎溪从裤兜里拿出钥匙,打开驾驶室的门,刚要做进去,邢桑却说:“我来开吧。”

    “嗯。”郎溪把钥匙递给邢桑,自己坐在了副驾驶上。

    邢桑把车钥匙插进钥匙孔里,扭动了一下,车的轰鸣声想起。

    行动车向盛海大学驶去,此时正是上午十一点左右,霞光路两侧街道上的人很多。

    包子、馄饨和小面摊子的生意开始忙了起来,吃午饭的人大约都是工人。

    因为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已经开始盖起一座高楼,那里将是三监处新的办公地。

    “新的办公区域已经快要投入使用了。”邢桑看向车窗外说道。

    郎溪说道:“七哥在哪里,哪里就是特案组。”

    “是啊七哥,无论在哪里,只要有你在就是特案组,我们不管什么三监处。”周一也说道。

    邢桑笑着说道:“你们这两个小崽子,干嘛啊,表忠心呢!哈哈哈!”

    “我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咱们要换地方了,激动个什么劲!”

    “看看人家老付,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哈哈哈!”

    “不过,这地方倒是不错,挨着夜颜歌舞厅,还有咖啡馆。”

    “周一,这地方对你来说,会让你乐不思蜀吧!哈哈哈哈!”

    周一大笑着说道:“还是七哥了解我。”

    “老付啊,他是分人的,七哥你明白的,嘿嘿。”

    就见,付其余的目光扫过了郎溪的脸庞,却是看向了她身侧的车窗外,没有说话。

    邢桑无奈的笑了笑,她其实对郎溪是有很大的愧疚的,她对人们向往的爱情,知道的少之又少。

    甚至,与邢桑在一起的所有男人,都是她的挚友和兄弟。

    什么是男女之情?她不知道,郎溪似乎也不知道。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四人便再一次来到了盛海大学的门口。

    邢桑四人向后下了车,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已经寥寥无几。

    甚至于,秩序科的人都要比这学校里的人还要多,邢桑说道:“走,我们进去看看。”

    “能否联系上学校的负责人?”她又问道。

    周一应道:“秩序科的同事已经联系上了学校负责人,她大概也快到了。”

    “怎么?学校负责人不在学校里?”邢桑问道。

    “还有一个月学生们就要放寒假,如今却发生了多起血案,学校商议决定后,提前了假期。”周一说道。

    邢桑点点头说道:“嗯,我们先进去吧。”

    说着,四人向学校中心广场的钟楼走去,邢桑边走着边环顾着周边的环境。

    快要到钟楼下的时候,盛海大学的负责人从远处疾步赶了上来。

    “邢副组长,请等等!”只见一个穿着一身深棕色套裙的女人走了过来,她烫着一头卷发。

    看样貌很是普通,大约近四十岁左右,戴着一副眼镜。

    “您是?”邢桑停下来,转身礼貌的问道。

    “七哥,这位正是盛海大学的校务负责人杨盼女士。”周一介绍道。

    邢桑微笑的伸出右手说道:“您好,杨女士,劳烦您来一趟。”

    杨盼也笑着握了握邢桑的手说道:“您太客气了,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邢桑顿了顿说道:“杨女士曾经是军人。”

    “不是。”杨盼愣了愣回答道。

    “邢副组长怎么会这样问?”她接着问道。

    邢桑笑着说道:“在下觉得杨女士的气质很是正派和严肃,哈哈,不好意思,只是随口说一说。”

    杨盼只是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

    邢桑说道:“我们要先上钟楼去看一看案发现场的情况,若是杨女士有所介意,在这里先稍等片刻也好。”

    杨盼说道:“无妨,我随邢副组长一起去吧,或许有些问题也可以给您做出解答。”

    邢桑和郎溪相互对视了一下,郎溪点点头和付其余,走在了杨盼的身后。

    周一在前面带着路,因为钟楼的楼梯道狭窄,只能容一人通过,五人便是前后走着。

    木制楼梯的吱呀声在这个本就不宽裕的空间里响着,邢桑说道:“这钟楼很久了。”

    杨盼说道:“这座钟楼有九十年的历史了,大学建立前它就在这里。”

    “因为第一任校长是机械师出身,尤其对钟表格外感兴趣,便把这座钟楼也规划进了学校里。”

    邢桑点点头未有说话,她摸了一下身边墙上的墙皮,瞬间便脱落下来,掉在了木制台阶上。

    “平日里有人来此吗?”邢桑问道。

    “钟楼年久,通道比较狭窄,基本上闲杂人来此。”

    “只有维护工钟先生每月来此维护一次。”杨盼说道。

    邢桑问道:“每个月都要来维护一次?”

    杨盼说道:“正是,这座钟其实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支撑不住了,它实在是太老了。”

    说着,四人终于是走上了顶层,就见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的人,背靠着墙壁坐在地上。

    他耷拉着脑袋,看不见具体的长相,但是左手手腕里流出来的一滩凝固的暗红色的血却是触目惊心。

    邢桑看着他的身形和衣着,心中一阵咯噔,或许她的猜测是对的。

    她回身对付其余说道:“老付,去看看。”

    “是,七哥。”付其余把随身背着的工具箱放在地上,打开拿出橡胶手套戴在手上。

    他走到钟洋的身边蹲下来,先抬起了他的头,邢桑看到后一惊:果然就是钟馨的弟弟,钟洋!

    “体外查看的致命伤只有一处,就是手腕这里。”

    “至于是否存在中毒等,需要做过尸检才能知道。”付其余站了起来,对邢桑说道。

    邢桑想了想问道:“可以确定是自杀吗?”

    付其余点点头说道:“手腕处的刀口位置、血流程度都表明了确实是自杀。”

    邢桑对杨盼说道:“学校是否联系了他的亲属?”

    “没有。”

    “钟先生在盛海大学已经工作了近十年,从未听说过他有亲属。”

    “他本人也是一直住在学校职工宿舍里。”杨盼说道。

    邢桑想着:眼前这个自杀的钟洋,长着同钟馨的弟弟一样的样子。

    生活轨迹和人际关系却与她所知道钟洋是截然不同,这其中定然有蹊跷。

    “那么,贵校对死者的遗体有何处理?”邢桑问道。

    杨盼说道:“校长提及过这件事情,他的意思是,学校死了这么多人,本就引起了恐慌。”

    “如今若是再暂存钟先生的遗体,恐怕”

    邢桑说道:“嗯,这样也好,既然钟先生的遗体无人认领。”

    “那么,便由我们特案组暂时提走,以便做尸检。”

    杨盼有些落寞的说道:“也罢,只是从此这钟再也没有人肯为它付出心血了。”

    “钟先生很是负责任,整个钟的内部结构和零件,皆是他在这机械间里检修、维护和调换的。”

    “可是如今,唉”

    邢桑看着杨盼说道:“杨女士对学校的员工也很是上心和关怀啊。”

    “自然是这样的,作为大学的校务负责人,每一个学生和职工的身心安危,我都应该照顾的到才对。”

    “或许,我早一点发现,也不会出现钟先生自尽这样的惨剧。”杨盼自责的说道。

    “自杀?杨女士似乎很确定钟洋不是他杀?”邢桑问道。

    杨盼顿了顿,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折成三段的信纸,给邢桑说道:“这是钟先生的遗书。”

    邢桑接过来以后,打开和其他三人看到上面只有一句话:我的任务已经完美完成,是时候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了,只是你不要再,

    这遗书写到这里戛然而止,邢桑反正面翻了一遍,并未发现还有任何字迹。

    “没有写完的遗书。”邢桑说道。

    “杨女士,今晨你来报案时却未曾提及你手里还一封遗书的事情。”周一疑惑道。

    杨盼说道:“那时,我还未有发现这封遗书。”

    “什么意思?”周一问道。

    杨盼继续说道:“报案以后,我回到学校办公室收拾了个人物品,准备离开。”

    “因为,这几起血案的原因,学校决定提前放假,我便先回到了家中。”

    “休息一会之后,我在书房归置东西时,在自学校带回的一本书中发现了这封遗书。”

    邢桑问道:“什么书?”

    “什么书?”杨盼疑惑的反问道。

    “在哪一本书中夹着这封遗书?”邢桑问道。

    杨盼想了一会说道:“是《山鬼》!”

    “楚辞?”周一惊道。

    “并不是楚辞中的山鬼,我翻看过,里面的字句更像是乐谱。”杨盼说道。

    邢桑认真问道:“你能看懂那乐谱表达的内容吗?”

    “看不懂,书中的乐谱都是用早就消失的越字谱写的,我也是在图书馆的历史书上见到过,才看得出来。”杨盼说道。

    “不过我好像没有那样一本书。”

    “它很旧,深棕色的书封,摸上去的手感很像一种皮革。”杨盼接着回忆道。

    邢桑点点头,看向紧闭着双眼,失去生命的钟洋说道:“看来,正是这本古籍乐谱的问题。”

    “而且他一定要让你看到这封遗书。或者说,他想让你促使我们阻止什么人的什么行动。”

    “遗书中的他的任务又是什么?那个仍在持续行动的人,到底要做什么?”

    “还有,《山鬼》乐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内容?”